欢迎您访问丹东市林业和草原局
文件解读
维系山水林田湖草的是水
  • 发布时间:2020/9/25 8:45:00
  • 来源:国家林草局
  • 浏览:( )
     我国是世界上湿地类型齐全、数量丰富的国家之一,但也一度由于破坏和不合理利用,导致湿地面积急剧缩减。转折起于20世纪90年代初,我国加入国际湿地公约,开始积极开展湿地保护工作。
  国家林草局西北调查规划设计院教授级高工王逸群也就此从湿地景观设计开始,与湿地监测和水生态保护结缘,并成长为我国湿地监测和保护领域的资深专家。
注重湿地流域性整体保护
  王逸群长期从事森林资源调查监测、湿地资源监测评价、生物多样性保护监测与评价以及自然保护地、重大生态工程、园林景观规划设计等工作,主持完成各类项目百余项,为国家和区域生态建设提供了有力支撑。
  “要把湿地整体保护好,要能够显现出投资效益,现有投资额还不够,整体保护力度还有欠缺。”王逸群参与完成了全国湿地保护与恢复工程项目“十一五”“十二五”“十三五”监测评估,指导和规范了湿地保护与恢复工程建设,参与了《全国湿地保护“十三五”实施规划》《全国湿地保护“十四五”实施规划》编制,积累了丰富的实践经验。在湿地保护“十三五”规划中,王逸群提出“实施湿地重大项目”,建议以水系、流域、地貌单元、生态功能区为单位开展湿地保护,通过实施重大项目,解决区域整体湿地生态问题。
  王逸群的这一思路与今年6月国家发改委发布的《全国重要生态系统保护和修复重大工程总体规划(2021-2035年)》不谋而合。王逸群负责完成该规划中湿地部分。他说:“湿地保护整体思路不再是‘小打小闹’,需要更大的空间规划,因为‘山水林田湖草生命共同体’内部并非各自独立,各要素生态过程相互影响、相互制约,是不可分割的整体。”
规划要顺应生态状况变化
  “黄河流域的湿地状况发生了很大变化。”青海黄河源头区,王逸群每年都要走两回,他说,以前说到黄河上游区的生态问题——三江源过牧、草场退化、草原鼠害、黑土滩、沙化等,缺水是最大的难题;而如今,整个源头区水量不是减少,而是增加了。这是由于近年来气温升高后,源头区草甸下的永冻层以及冰川、雪山融化,上游来水增多。加上青海开展黄河流域大保护、限制旅游开发,三江源牧民放下牧鞭,草场也得到了较好恢复。
  到了中上游区,王逸群团队多年调研发现,干支流水量却在减少。“中上游建起的水库、水电站,对下游来水调控能力更强了;河套地区大力发展农业及建设城市景观水体,加大了对黄河水的利用量;近10年,沿黄大中城市面积平均扩大2-3倍,城市人口增加最多超过3-4倍,对水资源利用、湿地占用的影响非常大;山西、陕西、内蒙古等地矿产资源占全国一半以上,矿产资源开发对水资源消耗和湿地保护的影响也十分巨大。”
  黄河下游主河道因泥沙淤积而形成“悬河”,黄河三角洲则是世界上土地面积自然增长最快的地方,被称为“中国最年轻的湿地”。然而据统计,近10年来,由于水沙量大幅减少,黄河三角洲淤积面积不到5平方公里,湿地生态用水严重不足,鸟类栖息地环境受到严重威胁,造成海水倒灌、冲蚀滩地。
  梳理了黄河流域的生态状况,王逸群发现,这些地区相比以前变化巨大,“做规划的思路也要发生变化,不能用以前的老一套了。”由王逸群主持编制的《黄河流域湿地保护修复实施方案》就诠释了这一观点。
  “‘宜林则林,宜草则草’,同样适用于湿地规划。另外,目前从全国范围来看,整个流域上下游的湿地管理缺乏联动机制,这是我们做规划需要关注的问题。”目前,《黄河流域湿地保护修复实施方案》已经完成。
  近年来,随着国家对湿地保护的重视,宣传力度、投资力度不断加大,全国每年湿地投资超过20亿元。王逸群还长期参与国际重要湿地和国家重要湿地生态系统监测评估,为当年《中国国际重要湿地生态状况》白皮书提供数据支撑。同时,在泥炭分布遥感解译算法、西北干旱半干旱湿地区河流及湖泊湿地保护修复技术、湿地生态功能服务价值评价等方面有较为深入的研究,为更加有效地开展湿地保护管理提供技术支撑。
找到保护和发展的平衡点
  湿地兼有水、陆特征,是人类社会赖以生存发展的环境之一,具有蓄水调洪、净化水质、调节气候、控制土壤侵蚀、保护海岸线、保护生物多样性等多种功能,是宝贵的自然资源。
  王逸群介绍说,我国南方降雨量大,湿地随处可见,且类型丰富;北方湿地整体数量不多,但生态作用十分强大,尤其是在干旱区更为珍贵。在他的家乡陕西,近年来局部小气候明显改善,降雨逐年增多。
  从事湿地工作20多年,王逸群在湿地资源监测评估和保护管理方面进行了系统深入的研究,“是单位里干湿地工作时间最长的”。在王逸群看来,湿地是一种很特别的生态系统,习近平总书记提出的“山水林田湖草生命共同体”里的要素,绝大多数都和湿地相关,制定湿地资源保护规划,从全局出发,统筹考虑生态系统中的方方面面是基本的认识。
  谈到黄河流域生态保护和高质量发展战略,在探讨林草植被的结构和种植模式时,王逸群认为,林草植被和整个生态系统是耦合关系,是一个有机整体,规划要保证该区域内能产生一定的径流,还要建设能满足调节大气、改善生态环境需求的植被结构,“既要保护生态,也要重视高质量发展,我们做湿地保护相关规划,要在其中找到一个平衡点。”
  目前,王逸群带领团队正在编制《黄河三角洲湿地保护修复专项规划》,为保护“中国最年轻的湿地”和推动区域经济协调发展出谋划策。
政务服务